还是现在情形如此,梁初一只得决定放弃马匹,绕开这一线天――就算是有可能被迫迷路进入宝坪山,也总比把所有的人都扔在这一线天要强吧。

  然而,走出宝坪山进入中州地界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中午,一群人虽然度已经疲累不堪,但好的是总算再也没有遭受到狼群袭击。

  只是一群人刚刚到达邱家镇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去找个地方喝上一口热汤,一个保镖模样的人却找了过来。

  不过,这个保镖的态度倒是很温和:“梁老板吗?四爷吩咐我来迎接梁老板……”

  刚刚到邱家庄就被人认了出来,梁初一甚至是马玉玲却一点儿都不诧异――邱诚德开着车子走大路,恐怕是昨天下午就已经到了。

  所以能找到并且认出这一帮人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

  只不过梁初一等人原本打算偷偷摸摸接近邱家庄的计划,毫无疑问是破产了。

  当然了,对梁初一来说,其实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大不了大家都明火执仗对着杠就是了,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地?

  只是既然大家都已经明火执仗了,梁初一当然得安排一下再跟着保镖去见邱四。

  不过,邱诚德保镖却没有要马玉玲、卫江南、刘大嘴巴等人一起去的意思,而这个时候,马玉玲等人也晓得整个形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所以,大家也就仅仅只对梁初一说一句“小心……”随即按照梁初一的安排,各自行动开了去。

  在邱诚德保镖的带领下,梁初一跟着从饭馆出门然后往北,到了一处一处仓库,然后从侧门出了仓库,仓库不远的地方,有栋精致的木屋,很明显的是能够看到木屋周围有保镖,而且很多,当然,这些保镖也明显的配备了各式各样的武器。

  一看这阵势,梁初一估计是邱三要在这栋精致的木屋里面见。

  只是进了木屋,却让梁初一大跌眼镜,里面的装潢,几乎跟仓库一样――装潢是有,但却谈不上档次。

  而在这里,梁初一也遇上了一个熟人――邱诚德,而且两个人几乎就是前后脚进入木屋。

  邱诚德保镖将邱诚德、梁初一两人送到木屋的客厅,也不多说,一言不发的跟里面的那个保镖一齐转身离开,只是这个客厅里面,根本没有一个人,可是恰恰因为没有人,气氛反而显得很是压抑。

  而邱诚德在这里见到梁初一,却似乎根本不认识梁初一,又或者是因为这木屋里面的气氛压抑,邱诚德根本不敢对梁初一多计较半边儿。

  直到这时,邱诚德的眼里,才露出一丝紧张,连说话也有些结巴起来:“太爷……我……我是诚德,许家店的诚德……”

  不过,邱诚德说完,木屋里面却没有半点儿回应,梁初一原本估计邱三是躲在这木屋里面什么地方,故意不直接出来见自己跟邱诚德两个,故意营造一种压抑的气氛,让这样的气氛产生一种无形的压力来压迫和威胁自己。

  可是邱诚德一开口,梁初一这才晓得,这木屋里面住的并不是邱三,而极有可能是邱家掌门!

  但看看邱诚德问过话之后,却没有半点儿回应,不由得紧张起来的样子,梁初一就晓得一定是这样,而且,那个邱家掌门一定是经常用这样的手段,只是梁初一仔仔细细的将这个小木屋看了一遍,但却没看到邱三的踪影,也就是说,这栋木楼,其实就是一座空楼!甚至连监控监听的设备都没有的一坐空楼。

  把自己跟邱诚德两个人请进一栋空楼,这算什么意思!跟自己演空城计?不然的话就是邱掌门刚刚出去?

  梁初一看了一眼桌子上,桌子上有一个盘子,里面装了一壶咖啡,还冒着热气,估计温度正好,但四个玻璃杯子,却没被动过,像是专门为邱诚德跟梁初一两个人准备的,梁初一淡淡的笑了笑,也不管邱诚德紧张不已,自己大大咧咧的端起咖啡壶,拿了两个玻璃杯子,到了一杯给自己,然后才帮邱诚德到了一杯。

  邱撑得看着梁初一,张了张嘴,但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端起梁初一推倒面前的咖啡,微微的喝了一口,梁初一端起杯子,也尝了一下,咖啡很香,但是那股苦味却实在太浓,比梁初一喝到过最苦的咖啡还要苦上几分。

  梁初一不由得放下咖啡,叹了一口气,对想象当中的邱家掌门说道:“这咖啡不错,可惜这里却没准备糖,看来这里的主人并不太懂得招待客人。”

  邱诚德脸上一怔,低声呵斥道:“梁老板,在这里,最好谨慎一些……”

  梁初一晓得这屋里又没人,又没有监控,谨慎一些又或者莽撞一些那又怎么样,再说了,自己的确喝不惯这味道太苦的咖啡,个人爱好,也无可厚非。

  而邱家掌门既然什么都晓得,自己的爱好恐怕也应该略知一二吧,自己不太喜欢和太苦的咖啡却不准备糖,这不是不太懂得待客之道又是什么?只是梁初一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有着几许苍老的声音突然梁初一的耳边轻轻的响起:“你算是客人么?”

  声音沙哑低沉,但很是清晰,让梁初一吓了一跳,自己不是刚刚检查过着栋木楼里面没人的么,怎么突然之间就有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明显的是听到自己在说话。

  一惊之下,梁初一再次偷偷检查了一遍木楼,甚至连地板下面都没放过,然而,让梁初一吃惊的是,自己的的确确没发现这栋木楼里面有什么地方藏着人,而且,回忆刚才的声音,梁初一居然也猜不出来声音发自什么地方。

  “你不用找了……”这时,那个沙哑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找不到我的……你这人还算是有点儿特别……看来邱老八的眼光还不错……”

  梁初一再次吓了一跳,转头去看邱诚德时,却发现邱诚德端着的咖啡杯子,微微倾斜,里面的咖啡都泼出来少许,落到邱诚德身上,而邱诚德却浑然不觉,好像是睡着了过去一般。

  “下药……”梁初一在突然之间嘀咕了一声。

  想不到的是,那个苍老的声音淡淡的笑了一声,问道:“下药?你以为我们邱家会那么下作?”

  梁初一差点而就把:“这还不算下作”这句话说出口来,不过,话到了嘴边上,梁初一却改口问道:“你是谁,就是邱家掌门么?”

  那苍老的声音又是淡淡的一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算是有点儿能力,愿意做我的手下么?”

  苍老的声音这么一说,梁初一立刻答道:“可惜,我却不喜欢你,再说,我也不愿意做任何人的手下。”

  “别那么早拒绝,你看看现在中州好些有身份地位的人,那都是我们邱家的人都在我手下做事,你有什么不愿意的。”那个苍老的声音很是温和的说道:“你跟我做事,不出一年,你就会就会……”

  梁初一摇了摇头:“钱再多那又怎么样,像他们那样有钱,却要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哼哼……那分明就是有钱的奴隶……”

  “是吗……”那苍老的声音益发温和起来:“据我所知,你至少已经有不低于三个亿的资产,如果跟了我,我可以让你很快更上一层楼!”

  梁初一再次摇了摇头:“我有多少钱有多少资产那是我的事,再说,我跟你做事,没准儿过不上一个月,我立刻就得倒欠你几个亿,呵呵,这样的事情,你觉得我会去做么?”

  “你不相信我?”

  “你们邱家那些人过得怎么样,过的什么日子,那可是事实!”

  “你跟他们不一样……”那苍老的声音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你跟他们不一样,我自然不会用他们的规矩来限制你。”

  不管这苍老的声音给梁初一什么条件,梁初一只是一味的摇头,不干,坚决不干,但在一问一答之间,梁初一终于发现,这声音不是来自木楼任何一件物品,也不是来自木楼外面任何一个保镖,也就是说,这个说话的人,的的确确存在,但并不在这栋楼里面,那情形,就像是武术神话里面的“千里传音”的功夫!

  说到底,其实也是一种声波在作怪,要说话的人,会发出一种声波,让别人听不见,但却能让指定的目标听得一清二楚,当然,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得要摸清楚目标声线频率,然后再针对目标的声线频率,发出另一种声波,与之对话。

  梁初一一进来,就大大咧咧的说个不停,这自然把自己的声线频率爆露给了对方,让对方有了可乘之机,不过,要做到这一点,虽然不是神话传说,但绝对须得奇异的天赋以及高难度的训练。

  这个人的目标既然是梁初一,邱诚德自然就是听不见的了,而邱诚德会睡过去,却是啊咖啡的原因,咖啡之中,被下了迷药,对梁初一来说,是早就发现了咖啡里面的秘密,不过,梁初一却不说出来,则是梁初一猜想,那个苍老的声音,目标只是自己,有可能是想看看自己是不是他所晓得的那样无所不能。

  这些迷药不起任何作用,但对邱诚德来说,却是不知不觉的着了道儿,弄清楚这些事情,梁初一把快要从邱诚德手里跌落的下去的咖啡杯拿了过来,轻轻放回到桌子上,又在客厅里走了几转,故意制造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果然,那苍老的声音立刻不解的问道:“你在做什么?”

  “没做什么,喝咖啡而已……”梁初一笑了笑,答道。

  那苍老的声音怔了片刻,突然说道:“不要认为你会我们邱家的功夫,是邱老八的徒弟你就可以任意胡来,相信你已经见到了外面的那些保镖,他们可是真正的上过战场杀过人的,虽然是退役的,但只要我一声令下,足够让你飞灰湮灭。”

  “呵呵……”梁初一笑了起来:“你这是在害怕还是威胁,我告诉你,我只是想要找到一个我的朋友,然后完完整整的把他带回去而已,希望你千万不要判断错误,否则,那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不愉快,但对你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

  “听说过你很狂,但实在没想到你会狂到这个程度,哼哼,年轻人,不晓得天高地厚,看来,不给你一些苦头吃吃,你是不晓得厉害……”

  那声音这么一说,梁初一立刻紧张起来,不管怎么样,自己原本只是想要帮助邱八爷做点儿事情,绝对不想在这个地方惹上什么大事情,可是,看样子,现在却有大事情找上了自己,而且,是避都避不开的大事。

  在一瞬之间,梁初一想要找出那个声音的来源,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既然那家伙自己找上门来,要让自己吃点儿苦头,尽管自己不愿,说不好也只得先干掉他再说。

  一找之下,梁初一才发现,这栋小木楼后面二十多米处的一道常青树形成的篱笆墙后面,竟然还有一栋墙壁屋顶都附满草皮植物的小房屋,因为掩饰得极好,在普通人的眼睛里,这根本就是一处稍微有点隆起的地形,根本看不出来这些草皮植物下面,其实还有一栋房屋。

  这栋小房屋里面,有着许许多多的仪器设备,在仪器设备的控制台前,坐着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头,估计正是那个邱家掌门,感觉到那许多的设备,梁初一还在想着那邱家掌门其实是不是通过那些仪器设备在跟自己说话,不曾想,老头一伸手在一个按钮上按了一下。

  随即,梁初一感觉到整个小楼一阵颤动,从小楼的天花板上,掉落下来一个茶杯粗细的钢筋焊接而成的笼子,刚刚将自己和邱诚德两个人罩在笼子里面,而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听声音,应该是有好几个人十分快疾的在往这木楼客厅里面走。

  梁初一的脑子里飞快的盘算了一下,现在自己一个人要出去,应该说是没什么问题,不过,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自己一旦出去,势必会惊动那些武装到牙齿的保镖,到时候无论是发生斗殴,或者是发生交火,恐怕邱家的人都会看在眼里,而且立刻就可能会做出防备。

  那样的话,很可能会让自己擒贼擒王的计划花费更大的精力甚至会落空,所以,听到脚步声,梁初一反而不打算出去了,至少,不会是现在就出去。

  进到客厅的人,一共只有四个,三个武装到牙齿的保镖,一个四十岁左右,面目跟邱诚德保镖有几分接近的中年人,这中年人进到客厅,只是看了一眼被笼子罩住的梁初一跟邱诚德两个人,随即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想来,是在跟邱三报告一切正在按计划行事。

  梁初一看着那中年人,也不站起来,只是坐在椅子上,微微笑了笑,一脸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那中年人跟邱三通完话,这才再次盯着梁初一,冷冷的说道:“三爷吩咐过了,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要是能从这里出来,或许三爷可以对你网开一面。”

  梁初一依旧是笑了笑:“就这么简单?”

  中年人冷冷的一笑,随手在门边的盆景里,摘下一根树枝,抛在笼子的栅栏上,栅栏立刻迸发出“劈啪”一声炸响,那根树枝顿时化成一团火焰,掉落在地上――这笼子的栅栏,竟然是通了电的,而且电压极高。

  那中年人稍稍拍了拍手,依旧冷冷的笑道:“你现在还认为很简单么?告诉你吧,这笼子是通了电的,而且,天花板和地面都两寸厚的钢板,你要能出得来,三爷自然也没办法为难你。”

  “唬我呢……”梁初一笑了笑:“上下都是钢板,这栅栏又通了电,怎么没电死我?”

  中年人看了一眼梁初一,自然懒得去回答这么幼稚的问题,随后找来一把椅子,坐到笼子外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梁初一。

  “呃,看样子这里还是挺安全的,呵呵……我先睡一会儿再说……”梁初一说着,很是夸张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往椅子上一靠,半闭上眼睡起觉来。

  中年人自然晓得梁初一不会就这么睡过去,多半是在装模做样的想办法迷惑自己,是以,这中年人更是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梁初一,不仅中年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梁初一,那三个全副武装的保镖,也是手指紧紧贴在枪机上,如果梁初一稍有异动,很可能三把枪立刻就会朝梁初一开火。

  梁初一心里暗暗地笑了笑,如果是以前,这样的阵势的确会让梁初一身上冒出一身虚汗,可是现在,这几个人距离自己如此之间,应该说完全形同虚设,自己要控制住他们,几乎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

  不过,现在却不是将他们完全控制住的时候,现在就完全控制住了他们,很可能立刻就会引来邱三的怀疑,也就会多生事端。

  所以,梁初一暗地里用了点儿手段,把卫江南给自己的东西撒泼了出来――卫江南跟邱家尤其是邱三的过节不小,想要暗地里做掉邱三也不是一次两次,而那家伙可以说几乎无所不用其极,明里暗里高大上的下三滥的,林林总总没有百十来样也有二十三种。

  所以现在梁初一所用的仅仅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这只不过是一眨眼之间的事情,而且,包括那个中年人都半点儿没察觉,那三个保镖更是毫无知觉,做好了这件事,梁初一才真正的放下心来,然后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梁初一的下一步计划,其实很简单,依旧是“擒贼先擒王”!对于通上了高压电的牢笼,以及上下两寸来厚的钢板,梁初一根本就懒得去动心思,制住了邱三,一切的事情全都迎刃而解。

  ――直接放到三个保镖以及这个中年人,然后想办法冲出牢笼,再去想办法!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