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看着梁初一的那个中年人,冷冷的笑了笑,说道:“你不是说很简单的么,哼哼,你出来啊……”

  “你真要我出来?”梁初一转头,笑了笑,问道。

  那中年人依旧是冷冷的笑了笑,说道:“呃,忘了告诉你一声,三爷告诉过我,如果在十分钟之内,你还不能成功逃出来的话,就可以向你开枪了,不好意思,现在剩下不到三十秒了……哼哼……”

  “你……”梁初一吃了一惊,向自己开枪,自己倒不是格外的担心,那三个保镖虽然一直虎视眈眈,但自己要控制住他们,也不过是一眨眼间的事。

  让梁初一吃惊的是,这个中年人当真歹毒,自己只不过是在态度上嚣张了些,这家伙居然把邱三留给自己的十分钟时间,一直拖延到只剩下三十秒才告诉自己!就因为自己对这中年人的一个“不敬”,这中年人竟然就起了杀心。

  一想到这个,梁初一立刻一肚子光火,要是自己没有异能,无法控制住那三个保镖,三十秒之后,自己岂不是要死得很难看,而且是冤死的!

  一怒之下,梁初一站了起来,怒视着中年人:“就凭着你这么害我,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中年人只是看着梁初一,冷冷的时说道:“还有二十秒,十九……十八……十七……”

  待数到最后十秒的时候,中年人微微一笑,对身后的三个保镖说道:“准备……”

  那三个保镖立刻像机器人一般,一齐举起手了的枪,向梁初一瞄准,邱诚德尖叫了一声,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想要在笼子里找一个能躲避子弹的掩体,但是,这笼子里面,也就不到十个平方,里面的家具除了一个钢化玻璃茶几,就是几把沙发,要挡住子弹,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只是邱诚德明明晓得这些东西不可能挡得住子弹,依旧还是推翻一把沙发,大叫了一声,一双手抱着脑袋,像只鸵鸟一般,躲在沙发后面。

  邱诚德惊慌失措,梁初一却是大怒,但在这个时候,三个保镖本来立刻就要扣动枪机的,但是在这一瞬间,三个保镖的手臂突然一软,连枪都握不住了,枪口直接下垂,而三个保镖的手指在这一刻也完全失控,对着地板,“乒乒啪啪……”的一阵扫射。

  枪声响过之后,三个保镖一脸茫然,还在想着怎么会这样,其中一个保镖一低头,顿时发出一声惨叫,也不晓得是怎么搞的,三个保镖的脚,都被自己枪里的子弹打了个稀烂,有一个保镖甚至连整条小腿都没了!

  那中年人也是大吃了一惊,正要开口大叫,没想到,眼睁睁的看着梁初一不晓得从什么地方就钻出笼子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是怎么出来的?笼子上的高压电呢……他是怎么做到的……”中年人仅仅只是想到这里,意识便完全模糊了过去。

  中年人昏了过去,当然是被梁初一在脑袋上敲了一记,不过,梁初一没用其它的东西,用的是巴掌,一巴掌就把这中年人拍晕了过去――这中年人不是什么好人,但梁初一也懒得去杀了他,拍他一巴掌,让他以后什么都不记得,就差不多了。

  不光是中年人,连同那三个保镖,每一个人都扇了一巴掌,这三个保镖虽然有点儿无辜,但是晓得的东西太多了,让他们什么都不记得,这对梁初一有些好处,虽然屋里早响过了一阵枪声,但是外面的那些保镖,似乎没得到什么指令,所以一直都没进来,这倒让梁初一省了不少的心。

  处理完是中年人和三个保镖,又没看见其他的保镖进来,梁初一转过头去,只见邱诚德还撅着屁股躲在沙发后面,梁初一苦笑了一下,重新钻进笼子,走到邱诚德身前,说道:“走吧……”

  邱诚德捧着脑袋,瑟瑟发抖,过了好半晌,才结结巴巴的问道:“我……我……没被打死……”

  梁初一笑了笑:“没有,不过,我估计这件事情被我弄大了,多半还要搞得更大点儿才能收场……”

  听梁初一的语气很是轻松,邱诚德战战兢兢的抬起头来,去看那三个保镖以及那个中年人,没想到首先看到的却是笼子上面的那个大洞。

  “你……你怎么弄的?”邱诚德不可思议的看着梁初一,要将笼子上茶杯粗细的钢筋弄断,就算是氧气焊也得要好一阵子,何况,这里那里有什么氧气焊?再说,笼子外面的三个保镖一个中年人,全都躺在地上,这又是怎么回事。

  邱诚德甚至有些后悔,生死关头居然连梁初一是怎么做到的都没敢去看!

  梁初一依旧只是笑了笑:“笼子是他们自己用枪射断的吧,你晓得我这人练过气功,会武术,把他们几个弄晕过去,那就是很简单的事情了……”

  梁初一当然是胡说八道了,邱诚德也明明不会相信,就算子弹如何厉害,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之内将茶杯粗细的钢筋射断,何况,那些子弹是那三个保镖用来射人的,无缘无故的会射钢筋,鬼才会相信!

  说道梁初一会气功会邱家武术,这一点邱诚德倒是深信不疑,亲眼看见过的,自己手下那个最得力的保镖,不就被梁初一一下子弄成了白痴,见邱诚德半信半疑,梁初一露出一个“你爱信不信”的表情,随即又问道:“这一下,我是接着捅了这个马蜂窝,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邱诚德努力让自己稍微镇静下来,梁初一说的没错,这马蜂窝不管是梁初一去捅的也好,还是自己惹祸上身也好,都跟自己脱不了干系。

  出了这样的事情,只怕往后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会被邱三找回来,然后一块一块的剁成碎块,然后拿去喂狗!要想自己不被剁碎了喂狗,恐怕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将邱三剁碎了拿去喂狗。

  这一点,梁初一是亲眼看到的,不用邱诚德细说,梁初一也晓得。

  “其实我们每一个心里都对邱三恨得牙根直痒痒,也有明里暗里反抗邱三的压迫的,但是,大多数人都只是采取观望的态度,所以,那些反抗邱三的人都死得很惨。”出了小木楼,邱诚德站在草地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邱诚德苦笑着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们这些人得到的那些财富,也算是来路不正,要不然,也就没必要害怕邱三了。”

  “来路不正?”梁初一一怔,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邱诚德再次苦笑了一下:“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想隐瞒了,简单的说吧,我们的财富说白了,也就是邱三做掉了其他的富豪,再让我们去接管打理的……”

  梁初一终于明白过来,说到底,其实邱诚德跟邱三原来是一伙的,但是到了现在,邱诚德被送到这里,其实也是差点儿被他们直接灭口,这个时候的邱诚德要“吃碗面反碗底”也没什么不对了。

  不过,邱诚德他们这些人跟邱三是不是一伙,梁初一也无意去管,反正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无论邱诚德要不要去找邱三他们理论,会不会放过邱三,梁初一也想要找邱三好好的理论理论。

  如此一来,跟邱诚德都不用多说其他的什么,梁初一直接问道:“你晓得邱三一般会在什么地方?”

  邱三已经不在木楼后面的那栋小屋里面,所以,梁初一只能问问邱诚德,邱三在这么短时间之内,会到什么地方去?

  想不到的是,邱诚德一边往仓库走一边摇着脑袋说道:“邱三是个非常神秘的人,到了现在,我也仅仅只是见过一次,而且,还没看清他的面目,要找到他,恐怕得要去找他的保镖才成。”

  邱三的保镖是最接近邱三的人,找到他,来个顺藤摸瓜,自然是最快捷的路径,原本守在木楼周围的那些保镖,估计也没接到邱三的指令,所以,梁初一跟邱三两个人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也没人阻拦。

  只是刚刚走到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梁初一却看见谷大柱鬼鬼祟祟躲躲闪闪的过来。

  梁初一一把将谷大柱拉了过来,低声说道:“你怎么来了,他们呢?”

  见梁初一跟邱诚德在一起,谷大柱也是一阵诧异,但随即说道:“我们是跟过来的,他们在后面,呃,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梁初一很简单的说了句。

  “啊,怎么回事,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谷大柱有些诧异的看着梁初一,到这里来,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找到高雅,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情?

  梁初一低声说道:“邱诚德想要找邱三晦气,估计再过一会儿,这里就要大乱起来,你们两个都得提前做好准备。”

  要找邱三晦气的事情,梁初一也不好直接就将谷大柱牵扯进来,只能跟谷大柱说说要他做好准备。

  谷大柱一下子有些失神,过了半晌这才说道:“终于要开干了,也好……”

  想来,谷大柱平日里也听到过诸如邱三压迫邱诚德等人的一些事情,所以,听说立刻就要开干,谷大柱虽然有些震惊,但却并不感到十分的意外,只是没想到会这个时候,又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干而已。

  谷大柱终于回过神来,看了一眼邱诚德,再稍一沉吟,便立刻指着仓库的侧门,说道:“有个邱家保镖刚刚从这个门出去了……”

  梁初一转头,跟邱诚德示意了一下,立刻走向仓库的侧门,邱诚德紧随其后,谷大柱看着邱诚德的背影,又很是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赌桌,这才依依不舍跟在邱诚德身后,梁初一打头,走进仓库的另一个侧门里面,这才发现,这一边也是另有玄机,仓库这边,是一条走道,走道里面,有好几个全副武装的保镖。

  见到梁初一跟邱诚德等人进来,几个保镖立刻举起手里的枪,对准梁初一,大声喝问道:“干什么的……”

  都到了这个时候,梁初一哪里敢跟他们客气,直接就动用异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注进几个保镖的手臂之内,让几个保镖在一瞬之间,枪口都不由自主的垂了下来,指着自己的腿脚。

  其中一个保镖最先反应过来,再次举枪,想要瞄准梁初一,但是一双手却仿如不是自己的,根本不听自己的指挥。

  “啊……有人偷袭……”这个保镖大叫起来,可惜的是,这个保镖的自己都感觉到,这一声喊叫根本微不可闻,几乎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只是这个保镖始终没弄明白,自己是怎么遭到暗算了的,又是遭到了什么样的暗算,怎么会连麻痹的感觉都没有,就失去了控制能力,这时,邱诚德大踏步经过,也没去考虑这几个保镖怎么都没反抗,只是在每个人的脑袋上都赏了一拳,直接将这几个保镖打昏过去。

  通道尽头,是一块铁皮门,梁初一刚刚走近,铁皮门竟然自动打开,里面猛然间射出一片刺眼的灯光,让梁初一睁不开眼来。

  “你果然很厉害!”在梁初一抬手护住眼睛那一刻,里面一个声音说道:“可惜,你却做了一件蠢事……”

  是邱三!梁初一赶紧放下手,努力适应强烈的灯光,刺眼的灯光之中,梁初一也只能勉强看清灯光里面一个黑影,而且也只能凭着声音晓得说话的是邱三,邱三的具体面目,梁初一却是同样也看不清楚。

  只不过,既然到了这里来了,梁初一也没什么好说,一边半闭着眼睛,避开刺眼的灯光,一边十分快疾的靠近邱三。

  看着梁初一靠近,邱三大叫道:“你从那个笼子里逃出来,不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还敢跑到这里来送死,真是不晓得好歹……”

  “你说我蠢也好,不晓得好歹也罢,我说过,我们两个对抗,绝对是你的灾难……”一眨眼间,梁初一就到了离邱三不到两米远的地方。

  到了这时,梁初一终于看清邱三的面目,这个所谓的“邱三”,竟然正是邱三的保镖!

  同时,梁初一也注意到了另一点,所谓“邱三”的声音,并不是从这个保镖嘴里说出来的,保镖闭着嘴,却说了一句:“既然你要找死,就别怪我不客气……”

  这句话,的的确确是从邱诚德保镖身上发出来的,但邱诚德保镖的的确确没动过一下嘴唇!

  这让后面跟着进来的邱诚德、谷大柱两个人大吃了一惊――邱三躲在什么地方?

  但梁初一在一刹那之间却明白过来,这个邱诚德保镖会传说之中的“腹语”之术!也就在这一刹那之间,梁初一面前突然落下来一排深紫色光幕,将梁初一与邱诚德保镖隔开。

  “防弹玻璃……”谷大柱在后面大叫了一声。

  不要说梁初一再也没法子往前踏上半步,恐怕就算是后面拿着枪的谷大柱,也对这个保镖毫无办法。

  梁初一微微一怔,随即往后急退,邱诚德保镖既然能用防弹玻璃将自己隔开,就完全有可能再弄出一个防弹玻璃笼子,将自己困住,邱诚德保镖发动了防弹玻璃,本来要立刻切断梁初一的退路,但在一瞬之间,邱诚德保镖的身子一下子完全僵住了,不能动,不能说话,甚至是眼球转动一下都做不到。

  梁初一退回到邱诚德身边,稍微喘了一口气,这才说道:“邱诚德先生,所谓的邱三,全是这个家伙在搞鬼……”

  “他在搞鬼?”邱诚德跟谷大柱两个人俱是诧异的问道。

  反正邱诚德保镖现在也跑不了,梁初一微微一笑,好整以暇的说道:“如果我估计的没错,邱三一定是被这个邱诚德保镖害了,然后由他自己来冒充邱三。”

  “怎么可能……”邱诚德大惊失色,自己明明听到邱三的声音,怎么会被邱诚德保镖给害了。

  “很简单……”梁初一答道:“这个邱诚德保镖会腹语之术,所谓邱三的声音,都是邱诚德保镖用腹语说出来的。”

  “腹语……”邱诚德不可思议的看着梁初一。

  这个时候,邱诚德保镖眼睛能看,耳朵能听,但偏偏一动也不能动,听见梁初一一语道破自己的机关,脑袋上的汗水,顿时像是泼了一瓢水一般哗哗的直往下落,而且不停地大叫:“不是……不是,就是三爷让我……”

  梁初一笑了笑:“我说的是不是事实,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证实,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关闭这道防弹玻璃,然后过去直接问问他自己。”

  邱诚德咬着牙,微一沉思,立刻说道:“梁老板,你说的如果事实的话,这将是整个邱家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怕……只怕……到时候,会……会天翻地覆,梁老板,这件事恐怕……恐怕还得另作计划……”

  看着邱诚德,梁初一没来由的心里一寒,邱诚德这话虽然没说明白,但梁初一立刻也猜到了邱诚德的意思――既然邱三已经消失,而且邱诚德保镖能够冒充邱三,向邱三所有的手下收取高昂的“保护费”,邱诚德为什么不能?

  邱诚德的另做计划,无非也就是要想办法取代邱三,邱诚德自己来做“邱三”。

  一瞬之间,梁初一心里转了无数个念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可以帮你,但是从今以后,邱八爷那边的生意,你不能染指,另外……”

  “另外……”邱诚德不等梁初一说完,立刻说道:“我计算错误,花在你身上的投资,已经收不回来了,还有,我不仅没能收回投资,还另外损失了五千万,不过,接下来,我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合作……”

  到了这一步,可以说完全是梁初一的帮忙,而且,要完全取代邱三,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都需要梁初一继续帮下去,何况梁初一也开始说出条件。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