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各寨的人一下子全部都混乱了起来,短短一天的时间,三四个村寨的人都纷纷前往白家寨,说要讨个公道,整个白家寨也就顿时乱成了一团,到处都是讨公道讨说法的人,有些人甚至已经直接大打出手。

  本来还在和夏半斤商议着那块猪肉的事情的白灵儿,也早已经被众人给惊扰了,夏半斤也不能够再这么无动于衷,紧跟着便跟了出去,他如今在苗疆是属于白家寨的人,白家寨有事他自然不能够不管。

  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人出事,恐怕多半都是有人冲着他而做出来的事情,否则的话不会早不出事晚不出事,而就在他刚刚准备好了要对苗疆老人出手的时候出事。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白灵儿询问着,那些白家寨的长老们如今已经全部都汇聚在了一起,小小的一个白家寨,却一下子遭受到了这么多村寨的人围攻,这样的事情可是一百多年来都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梁穆寨、牛家寨和张家寨都同时派了人过来,说我们白家寨暗中对他们村寨的参赛者都给暗杀了,而且用的都是纯粹的古武所震伤的,被武功所打死的,众所周知我们白家寨这一次参加比试的人选夏半斤,正是一身的古武修为,所以就把这些死去的人都算到了我们白家寨的头上来了。”

  白家寨的长老们说着,他们这些人本来早已经不问世事了,可这一次面对白家寨百年以来所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大难,他们这些人也再也坐不住了。

  就在早些时候,他们听说夏半斤帮助白家寨获得了一个蛊王的称号,让所有人都为之高兴了一阵子,可没想到才刚刚高兴了一会,紧接着便又听到了好几家村寨一同闹上白家寨,说他们的精英都遭受到了白家寨人的伏击,死于非命了。

  这一前一后的两个巨大打击,一喜一悲,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是真的承受不了了,这才匆匆忙忙地汇聚在了一起,跑到这里来准备让白灵儿好好地给他们一个交代,这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们都可以不管,但眼下这事情,他们就不能够不管。

  “哼,他们这可还真是会栽赃嫁祸,这一整天夏半斤都和我在一起,难不成他们遭遇毒手还有我的份不成?再说了,这出事的人有这么多,分别在好几个村寨,我们两个就算是再厉害,手脚再快,也不可能同时杀得了他们这么多地方的人吧?”

  白灵儿心中那是一个愤怒,那些村寨什么的平日里看起来都和白家寨好端端的,如今自己猜刚刚拿到了一个蛊王的称号,他们却全部都凑了上来,又是讨公道又是指责的,还真把白家寨当成了肥猪肉,可以谁都来咬上一口的?

  “无风不起浪,这些人突然出现在我们白家寨外面,绝对不会是无缘无故的,恐怕是我们这一次参加蛊王争霸赛得罪了什么人,他们才伺机报复的。”

  “照我说,这苗疆十几年来都没有什么外人进来过,如今你先是把一个夏半斤带了进来,然后又是那两个女的,虽然说夏半斤他是帮助我们白家寨获得了蛊王的称号,可这些人却全部都是冲着他来的,想必一定是他在外面得罪了什么古武世家的人,才会给我们白家寨带来如此大的灾难啊。”

  长老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这事情怎么说都摆脱不了夏半斤的阴影,一个修炼古武的高手却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苗疆,而且还帮助白家寨获得了蛊王称号以至于在整个苗疆都扬名立万。

  可谁也不知道这夏半斤的身世到底是怎样的,他在苗疆外面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大家不知道,他得罪过些什么人也没有人知道,就连他这人是好是坏,如今也难以确定。

  若这真的是白灵儿引狼入室,导致白家寨从此得罪了那些古武世家的高手,遭受到他们的报复,那白家寨不就从此毁于一旦了吗?

  “各位长老的意思,我都明白,这样把,你们就给我三天的时间,我一定把这件事情给你们查个水落石出,还白家寨太平可好?”

  夏半斤走了上来,那些长老们说的话全部都没有避讳自己在场,他自然也就都听出来他们的意思,只不过夏半斤他也明白,那些事情肯定都是冲着自己来的,苗疆老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把蛊王的称号夺走,还拿走了那块布满细菌的肥猪肉,自然不会无动于衷。

  这些长老们刚才说死的那些村寨的高手都是被古武武术打死的,那就证明,此刻的苗疆老人一定是联系到了背后的古武世家,从这里面调配了高手前来帮忙,否则的话,一般的人也断然杀不了这些用蛊的高手。

  “三天?你可有把握找出这件事情的真相,还我们白家寨清白?”那些长老们汇聚在这里,就是想要找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来,只要夏半斤真的能够找到事情的真相,那他们白家寨自然也就没事了。

  “三天,我一定能够查出事情的真相来,若是我找不出来,我愿意代替白家寨承受所有的责任,给那些村寨的人一个说法。”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若查不出来的话,可别怪我们这些老家伙无情无义,这都是为了我白家寨数百户人家的性命着想。”

  “半斤……”

  白灵儿回过头来看着夏半斤,这一次的事情可是件大事情,按照苗疆的规矩,杀人者必须偿命,如果夏半斤出去承认了自己就是杀害那些人的凶手的话,那时候别说白家寨保不住他,恐怕谁来了,也救不了他的性命。

  “放心吧,我有把握能够查得出事情的真相来。”

  夏半斤回过身来对着白灵儿坚定地点了点头,他夏半斤是什么人,他从来不会做那些没有把握的承诺,再说了,这事情也实在是太好差了不是,这苗疆之中对他夏半斤又深仇大恨的人,除了那苗疆老人之外,也就再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苗疆老人是和生化人事件有着最直接关系的人,所以山口组的人会出现在苗疆,那么古武界那边有人出现,也就属于情理之中,夏半斤只要找准了这个最关键的人,接下来的事情不就都是事件的问题了?

  另外,夏半斤也早已经计算好了,三天的时间,就算夏统再怎么磨蹭,他派过来迎接肥猪肉的人也都已经到了,那时候再一起出手对付苗疆老人,他的胜算就更多一些,同时他也可以以此为理由,拖延几天的时间,让苗疆老人的人放松警惕不是。

  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夏半斤的计划之中,只不过白灵儿不知道,就心中感到十分的担心而已,只是,为了事情能够顺利进行下去,这一次夏半斤也只能够是独自一个人去办了,白灵儿是断然不能够知道其中的缘由的,否则她就担心不起来了,那这戏不就演砸了吗?

  白灵儿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的,可夏半斤如此坚定的回答,身边那几个长老也都一个个地表情凝重地看着她,她虽然说是白家寨的族长,可这些个长老的辈分都比她高,而且这么做也都是为了白家寨和她好,她也就不好意思和他们闹僵了。

  事到如今,也就只能够任由着这些事情发展下去了,只希望这夏半斤真的心中有数,那样才好。

  “好,那事情倒是就此了结了,我们这些个老人家都已经活了那么大岁数了,也就想赚个安享晚年,然后好好地看着儿孙们过上好日子,如今却摊上这样的事情来,也就只能够把一切希望都放在了您的身上了。”

  那些个长老们得到了夏半斤的承诺,那么他们就什么样的心事也都没有了,乖乖地等着这三天的时间一到,要么是风平浪静,要么让这夏半斤来承担后果,白家寨也就平安无事了。

  这些人心中的鬼主意,夏半斤都知道,只不过他也不会和这些人计较那么多,毕竟这不管是什么人,到最后都总是会有私心的,这些人只想安享晚年,只想儿孙都能够过得好过一点,别的那些也都没有什么事情了。

  “好了,事情到这里也就足够了,我这就转身离开了,三天之后我会如约到这里来给你们一个交待的。”夏半斤说完,转身便离开了,那些长老们虽然心中都有所怀疑,可既然都已经得到了夏半斤的承诺了,如果他们还表现得如此斤斤计较的话,反倒显得小气起来了。

  白灵儿看着夏半斤离开了,这心中却也是十分的担心,看着那些长老们就是一声怒哼,他们这些人平日里看起来这么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可一到了关键的时候却如此的犀利,平日里他还真是对他们抱有太多的幻想了。

  如今夏半斤独自一个人走了出去,三天的时间,这苗疆的地方他又人生地不熟的,如何能够找得出那些要陷害他们的人到底在什么地方,所以白灵儿也顾不得他们这些人怎么想,也就跟在夏半斤的身后出去了,虽然她也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但至少苗疆这里她熟,多少都能够帮助到夏半斤一些。

  | |

  

章节目录

医统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菜大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菜大鸟并收藏医统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