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这个人,是三个元神高手之一,修为在元神初期。

  只见他随手一挥,一柄巨锤般的法器就奔了过去,‘轰’的砸在了上面,哪怕在水里,这巨大的震动,也足以说明劲道很强。

  到底是普通的石头,又存在了这么多年,被这么一砸,顿时坍塌了大半。

  见奇门那边出手,罗锋这边也不甘示弱,那个元神初期的高手也同样祭出法器,‘轰’的一声,彻底把那扇封死的石门砸烂。

  他们是来寻宝的,可不是来搞破坏的,所以见打开一个门后,就没再动手,纷纷争先恐后的往里冲去,也不管巨石落下溅起的一片浑浊。

  好在他们还没发现宝藏,否则这一会儿就能打起来。

  冲进里面后,是一条幽深的地道,但这地道非常宽阔,四周都是青砖铺就,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丝毫没有损毁的迹象。

  冲过地道,就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但广场上除了一些石像外,并没有什么东西。

  众人走马观花般的朝里冲去,片刻的功夫,就冲进了里面的地宫。

  这里才是最后的地方。

  当然,这一次可就没那么轻松,一众人没有窍门,野蛮的攻击了好一会儿才弄开一道口子,顺着口子就钻了进去。

  进去之后,那是一个高台般的大殿,大殿正上方,是一座巨大的石椅,而椅子上,却有一个雕塑,身穿铠甲,手握长剑,遥指下方。

  就在这时,在远处某个地方,刘连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一道炸雷般的声音:“不对!”

  刘连脑袋懵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听出这时魏延的声音,愣愣道:

  “什么不对?”

  “这……这不是我的墓地!”魏延大叫。

  刘连愕然道:“什么不是你的墓地?”

  “不是说这里,是说他们进去的地方。”魏延叫道。

  “哪里?”刘连好奇道。

  突然,刘连一愣:“你能感知到外面?”

  “对啊,到了这里我就可以了。”魏延叫道。

  “好,你指路。”刘连立刻道。

  因为在刘连的面前,此刻正有三个地洞,他正不知道走哪一个。

  “右侧这个!”魏延道。

  刘连立刻钻了进去。

  魏延被封印在门主玉符内,刘连相信魏延不会骗他,因为自己如果有什么不测,他也没好果子吃。

  而此时,在那大殿中,突然响起一声接一声的奇怪声音,让众人有些发懵。

  他们根本弄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就在这时,坐在椅子上那个巨大的石人,突然缓缓站了起来!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难以置信。

  什么情况这是?

  “杀!”

  石人站了起来,突然举剑朝前刺去,嘴里发出轰隆的声音!

  “啊!”

  所有人都瞬间感到脑袋猛的一颤,随即鲜血狂喷!

  “不对!有问题!”

  元盛真第一个察觉到了不对,这哪是什么宝藏,分明就是陷阱,而且是杀人窟的陷阱!

  “逃!”

  元盛真带着裴元朗就朝外逃去,其他人也回过味来,争先恐后的朝外面逃。

  刚刚还信心满满,元神高手派头十足的一众人,此刻如同丧家之犬!

  但,他们逃得了么?

  “死!”

  那石人再次朝下猛的挥剑,声音轰隆隆的,震得整个大殿嗡嗡直响!

  “噗!”

  修为最低的元盛真、裴元朗、解元东和崔月茹立刻狂喷鲜血,瞬间倒地不起!

  几息后,罗锋、宁越道也坚持不住,倒地喷血!

  随后,几个元神高手也是如此!

  只有罗锋叫来的那个元神中期高手眼神凛然的望向四周,虽然他也强忍着,但还能坚持得住。

  “行了,别躲了,出来吧!”

  就在这时,“咻!”

  一道黄光呼啸而出,其中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

  如果刘连在这里,一定能听得出来,这分明就是曾经的落尘道人的声音!

  他还没死!

  上次查良人的元神,也是被他收走了,现在看来,已经被他给吞噬了。

  “这墓地的东西呢?”元神中期高手冷冷道。

  “东西?这里面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只有这张符箓。”落尘道人声音尖锐的道。

  “行了,没时间了,你死去吧!”

  说着,落尘操控着符箓朝前****,那元神中期的修炼者瞬间到底不起。

  片刻后,地上的这些人全都像充气人被放了气似的,全身萎靡,而他们的精元和肉身的精髓,都被落尘吸收殆尽。

  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跑了进来,除了刘连还能是谁?

  刘连第一眼看到地上惨状各异的众人,其中他勉强认出解元东、崔月茹和元盛真。

  “刘连,哈哈,你终于来了!”

  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立刻,一道黄光朝刘连****而来,快到刘连根本不及反应!

  “混账!你这混账竟敢用老子的墓府作恶,混账!”刘连识海中的魏延怒不可抑,但他除了愤怒却毫无办法!

  而就在这时,某一处地底的一个石棺突然呼啸开盖,一道人影飞射而出!

  “终于来了么。”

  这人影白衣飘飘,剑眉星目,俊朗不凡,如果年轻二十岁,定然是个翩翩美公子,但现在,只能算美大叔了。

  即使这样,也掩盖不了他英俊的风姿。

  就在这时,白衣人突然眼神一眯:“敢动我兄长,死!”

  声音刚落,白衣人突然在原地消失,下一瞬间,在刘连身侧就多了一个人。

  而这个时候,落尘所在的符箓已经到来刘连身旁,落尘已经想着夺舍刘连,拿走他的好资质,为曾经的自己报仇!

  想到这些,落尘就心花怒放,但一刹那,黄光被一只修长的手抓住,却是一张黄色的符箓!

  突然被抓住,落尘大惊失色:“你……你是谁,要做什么?”

  “哼,敢动我兄长——死!”

  “不!我不甘心!”

  瞬间,符箓被捏碎,一点渣都没剩下,化作空气中的虚无。

  而一旁的刘连,此刻却目瞪口呆,愣愣的望着这个白衣身影。

  “璟……璟弟?”刘连迟疑道。

  白衣身影转过身,俊朗身姿印入刘连眼帘,不是刘连的胞弟刘璟有是谁?

  “真……真的是你?”刘连顿时呼吸都急促了。

  白衣身影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兄长,你受苦了。”

  说着,刘璟跪倒在地:“兄长在上,请受弟一拜!”

  刘连赶紧扶起刘璟,激动的语无伦次:“你,哈哈,你真的没死,我就知道,看到你的修炼笔记的时候,我就知道。”

  而此时,在刘连识海里的魏延,却彻底消停了,寂静无声,因为他能感觉到身旁白衣人的恐怖气息,让他的心肝乱颤。

  妈呀,那至少是比炼神返虚更牛叉的炼虚合道境界啊,算是这个天下最顶尖的高手了……

  炼虚合道……

  这……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大能,那可是一只脚踏进地仙般的存在,堪比陆地神仙啊……

  在这样厉害的角色面前,魏延哪里还敢吭声。

  甚至,魏延肝胆俱寒的想到,对方恐怕在来到的一瞬间就发现了自己!

  笑话,自己区区修为,在对方眼里连只蚂蚁都不如,怎么可能忽略得了自己?

  果不其然,魏延立刻感觉到一丝若有似无的灵识威压,就这么一点点压迫,魏延就吓得浑身发颤,动都不敢动一下。

  谁知道这恐怖的家伙会怎么对付自己?

  要知道,刚刚他可是对刘连自称弟弟,还磕头相拜!

  这样的大能,除了至亲,谁能承受他的一拜?

  所以,对方绝对是刘连的一母胞弟,甚至是同父同母!

  而自己,比刘连更厉害的元神,竟然藏身在这种恐怖家伙的胞兄体内,哪怕他知道自己不会对刘连有任何威胁,甚至在现在知道刘连有这样一个逆天的弟弟后,更不敢动刘连分毫,但也保不准对方会不会结果了自己!

  在这种大能面前,自己算个屁啊!

  不过,让魏延放松下来的是,那到灵识威压一扫而过,就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但魏延却明白,对方显然是看出了自己的处境,没有动自己,但也算给自己一个警告——

  如果敢有二心,对方绝不会放过自己。

  …………

  刘连只在龙潭县停留了一夜,第二天就返回了信义市。

  昨天,一整夜的时间,刘连没有休息,而是跟刘璟一番畅谈,兄弟几百年未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刘连也有很多事情要问他。

  原来,当初刘璟被赐死,只是做了个样子,他随后就归隐山林,修炼度日。

  当明末清出的时候,刘璟不敌清军法师,被打伤后就一路奔逃,最终逃进了龙潭山里,一边疗伤一边休养生息。

  龙潭山里的进士镇,的确是他曾经的布局,那些进士也都得益于刘璟,包括龙鸣阁。

  偶然的一次,刘璟误入魏延的墓府,察觉到那处石棺的绝佳修炼场地,他就钻了进去,但谁知,一梦就过了这么多年。

  至于那两块石联,却是刘璟带过来的,他担心清军会毁了父亲的墓地,就将墓碑抹去,这两块石联带了过来。

  其实,刘璟在十来天前就苏醒过来,也察觉到他自己的修为达到了炼虚合道巅峰,再继续修炼下去毫无意义,必须出去,再次历经红尘感悟。

  但到了这个境界的刘璟,对未来多少有些感悟,虽然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会发生什么,但却总感觉,自己继续留在这个墓府中,会有大事发生。

  所以,刘璟哪怕醒来了,也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留在这里。

  果不其然,他在这里察觉到刘连的气息。

  虽然分开六百多年,刘连早已改头换面,但那如出一辙的传承气息,却改变不了。

  到了刘璟的境界,他自然分辨的出。

  畅聊一夜后,该说的也大致都说完了,这个世界也不大,刘璟如果想见刘连,或者刘连想见刘璟都方便,自然不用儿女情长。

  而且,刘璟感觉以后还会有更高的境界,所以,他需要出去感悟。

  分别后,天已大亮!

  这边的事情已了,刘连回到信义市,自然该解决卓堂的事情。

  ……

  半个月后,卓堂的新药果然上市,还真打出了新花骨散的包装,标明正宗。

  不仅如此,卓堂还耍手段,花重金买通一个病人,自称因为贴花骨散,导致腿部骨骼坏死,需要截肢,被卓堂找的网络公司炒作,在网上吵得沸沸扬扬。

  一瞬间,花骨散的品牌受到极大的打击,出现了极大的信誉风波。

  而卓堂的新花骨散则趁势出现,抢占市场!

  当然,这一切都依然是卓堂的老路。

  刘连见时机已到,也不再耽搁,查到那个病人的位置,赶了过去,亲自出手把对方骨头坏死治好。

  一番了解,刘连问出了缘由。

  那个病人本来是受了卓堂一百万,答应办这个事儿。但真到了要截肢的时候,他又后悔不迭,但后悔已经晚了,而刘连的出现,正好给了他退路。

  又在刘连的威慑下,他当着记者的采访说出内幕。

  剧情的反转,让花骨散正名,又把新花骨散打落尘埃!

  事已至此,一品堂的信誉遭受巨大影响,甚至其他药品销售也一落千丈,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声讨让一品堂疲于应付。

  树倒猢狲散!

  一瞬间,一品堂公司里到处都是退货的声潮。

  不仅如此,一品堂的其他药品也受到极大的影响,退货铺天盖地!

  这个时候,刘连再出奇招,竟然让崔老帮自己代了次言——

  在某次国家台的新闻采访中,崔老视察药店,当着记者的面,在药店拿起一盒花骨散,乐呵呵的说道:

  “这花骨散可是个好东西,我的好多老战友骨头有问题,都是它给治好的,管用,这样的良心药、放心药,你们药店该多进,多宣传!”

  崔老说的确实,刘连之前让他买去给那些人试试,崔老处于对刘连的信任就真的去了,没想到真的管用,可把那些老人们给高兴坏了。

  虽然崔老没提哪个牌子的,但镜头却给了特写,因此被网络上广泛传播,康泰药业生产的花骨散名声一下子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有了这一奇招,以后新康泰的药,想不火都难。

  为公司站好这一班岗后,刘连就不再过问了。

  而一品堂,经历了各种检查和退货后,终于支撑不住,申请破产。

  至于卓堂,他这次栽赃陷害,还有以前的违法事都被查了出来。

  这么一来,卓堂的下场哪里还好的了?一个牢狱之灾肯定是免不了的。

  在这个过程中,刘连曾远远见过卓堂一次,头发都白完了,显然这种打击对于他来说,才彻底击垮他。

  对于此,刘连也没有再针对卓堂下黑手,这样的下场,已经让卓堂彻底崩溃,心里上的巨大颠覆,已经彻底击垮了他,刘连根本用不着多此一举了。

  至于刘连,以后的日子自然还是看看病、修修炼、旅旅游,再去黄龙寺同十梵禅师谈谈佛,同莫大师、老林他们论论道,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有道是:

  修道十年不觉空,颠倒乾坤路不同;

  红尘有道为大道,世上练心终成龙!(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奇门圣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纵马昆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纵马昆仑并收藏奇门圣医最新章节